网站导航

技术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文章 >
上海多家法院被指裁判文书大面积不公开裁判文
时间:2021-05-21 09:26

  【编者按】裁判文书公开是最高人民法院推行的司法公开的重要性一环,但是文章发现不少法院的裁判文书只公开了当事人名称、案由、案号和裁判日期,并以“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为由不公开裁判文书全文,一些法院裁判文书公开率不足一半,将”公开为原则“变相改为以”不公开为原则“。显示,现在的裁判文书公开制度仍然存在漏洞,需要通过明确”其他不宜公开原因“,加强不公开文书的审批、考核制度切实落实好裁判文书公开工作!

  2020年7月8日,头条号“潇湘新闻”发了一篇潇湘晨报记者曹伟撰写的文章,标题为《上海多家法院裁判文书大面积不公开:黄浦区法院最新100份裁判文书仅2份公开,被指有违最高法精神》。

  以上表述是有瑕疵的。比如,“前600份裁决书中,都没有一份判决书被公开”的表述就有问题。事实上,裁判文书主要分为判决书和裁定书两类。“裁决书”的表述是不准确的。当然,这些都是不重要的细节。重要的是,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最新更新100份裁判文书中,是否线份裁判文书中,是否真的没有一份判决书?

  先打开中国裁判文书网(),点击“高级检索”,在法院名称一栏输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点击“检索”,一共检索到15540篇裁判文书,其中2020年10799份,2019年29701份,2015年以来每年都是2万多份,2014年为18020份,2013年为575份。可以看出,2014年以前,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公开的裁判文书很少,从2014年开始,实现了基本全面公开。这是因为,中国裁判文书网在2013年7月1日才正式开通,《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上网公布暂行办法》也是2013年7月1日生效实施。具体请见以下检索截图。

  如果不带其他限制条件,从网站只能浏览法院最新更新的600份裁判文书。记者逐页翻阅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上传的这600份裁判文书,仅43份民事裁决书或者执行裁决书被予公开,没有一份判决书被公开,在已经上传裁判文书网的案件中,公开率只有7%。在最新更新的100份裁判文书中,仅仅2份裁决书被公开。

  确实是这样,一眼看过去,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最新公布的裁判文书中,第一页只有第一篇裁判文书是真正公开的,其他裁判文书全部只公开了当事人名称、案由、案号和裁判日期,并以“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为由不公开裁判文书全文。经统计,在最新更新的100份裁判文书中,确实仅有3份裁定书被公开。一页一页往下翻,翻到最新更新的600份裁判文书的最后一页,看到的是一大片的“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该文认为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上传的这600份裁判文书,仅43份裁定书被公开,没有一份判决书被公开的结论是基本正确的。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将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裁判文书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变成了以不公开为原则,以公开为例外!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这一大片的“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到底是什么情形呢?我们不得而知,我们能看到的是,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以”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为由不公开的裁判文书类型有调解书、执行裁定书、借款合同纠纷裁定书、抚养费纠纷裁定书、合同纠纷裁定书、借款合同纠纷裁定书、民间借贷纠纷裁定书、共有纠纷裁定书、工程监理合同纠纷裁定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判决书、继承纠纷判决书、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判决书、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判决书、装饰装修合同纠纷判决书、离婚纠纷判决书、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买卖合同纠纷判决书、债券交易纠纷判决书、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判决书、股东出资纠纷判决书、居间合同纠纷判决书、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纠纷判决书、财产保险合同纠纷判决书、债券交易纠纷判决书、疗损害责任纠纷判决书等。

  可见,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以”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为由不公开的裁判文书类型有调解书、裁定书和判决书,也包括各种类型的案由,有可能涉及到个人隐私的家事纠纷,也有金融借款合同等商事纠纷。检索君实在想不出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将各种案由的裁判文书大面积不公开,到底是基于什么理由。即使涉及到个人隐私,也可以根据最高法院的规定在对当事人进行隐名处理并删除涉及隐私的信息后公开。

  2016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规定了裁判文书应当全面公开,并规定了不公开的例外情形。相关条款如下:

  (三)以调解方式结案或者确认人民调解协议效力的,南粤风采36选7,但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确有必要公开的除外;

  不在互联网公布的裁判文书,应当公布案号、审理法院、裁判日期及不公开理由,但公布上述信息可能泄露国家秘密的除外。

  办案法官认为裁判文书具有本规定第四条第五项不宜在互联网公布情形的,应当提出书面意见及理由,由部门负责人审查后报主管副院长审定。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在滥用“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这一兜底条款,并且错误使用了这一条款。因为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以”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为由不公开的裁判文书类型有调解书和离婚纠纷判决书,而调解书和离婚纠纷判决书本身就可以不公开,而不需要也不应该使用“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这一兜底条款为理由。

  此外,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这些大面积不公开的裁判文书有没有履行办案法官提出书面意见及理由,部门负责人审查后报主管副院长审定的程序呢?而是办案法官直接就决定了不公开,或者是法院负责裁判文书公开的部门直接决定不公开?

  当然,仅以可以看到的最新公布的600份裁判文书来判断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裁判文书大面积不公开可能是不科学的。我们可以检索一下2020年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中到底有多少选择了不公开。怎么检索呢?由于所有公开的裁判文书中都会包括“审判员”这一关键词,因此,可以加入“审判员”这一关键词,把所有真正公开的裁判文书检索出来。如下图:

  可见,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2020公布了案号的10799篇裁判文书中,只有3852篇是线篇裁判文书没有公开,裁判文书公开率只有35%。如果在基数里再加上连案号也没有公布的裁判文书,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2020裁判文书公开率不到35%。

  2019年公布了案号的29701篇裁判文书中,只有13738篇是线篇裁判文书没有公开,裁判文书公开率只有46%。

  要感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六条,第六条显示了最高法院在制定这一规定时的高水平与用心良苦。如果没有第六条,社会公众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没有公开的裁判文书是否存在,即使法院大面积不公开裁判文书,社会公众也难以发现。检索君担心的是,以后不准备全面公开裁判文书的法院是否会不再公布案号,免得被人发现。

  该文还指出,上海多家法院存在类似现象,并列出了徐汇区人民法院和虹口区人民法院:

  徐汇区人民法院和虹口区人民法院同样有大量案子虽然上传了裁判文书网,但都是以上述理由处于非公开状态。以6月份为例,徐汇区人民法院公开的判决书数量仅为15份,虹口区公开的判决书数量仅为37份。

  我们也来验证一下。首先,通过设定日期和法院,检索出来的结果是,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20年6月1日以来公布了

  篇有案号的裁判文书中,只有335篇真正公开了裁判文书全文,公开率也只有59%。

  篇有案号的裁判文书中,只有355篇真正公开了裁判文书全文,公开率也只有63%。可见,虽然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和徐汇区人民法院裁判文书公开情况要比黄浦区人民法院的情况要好一些,但同样存在大量的基于“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这一兜底条款不公开的裁判文书。

  该文还列出了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和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裁判文书公开情况作为比较: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上网情况,该院在最新更新的100份裁判文书中,有22份为非公开状态。不公开的理由没有一例是“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而是“以调解方式结案的”“离婚诉讼或者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监护的”。

  篇有案号的裁判文书中,有有591篇真正公开了裁判文书全文,公开率为80%。虽然没有100%,但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不公开的理由没有一例是“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而是“以调解方式结案的”“离婚诉讼或者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监护的”等明确规定不公开的具体情形。可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裁判文书公开工作明显比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徐汇区人民法院和虹口区人民法院要好得多。

  篇有案号的裁判文书中,有有1645篇真正公开了裁判文书全文,公开率为72%,也比上海的三家法院高。而且,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没有公开的裁判文书也大多是“以调解方式结案的”或“离婚诉讼或者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监护的”等明确规定不公开的具体情形为理由,而不是“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这一兜底条款为理由。

  2017年,上海法院即在“司法程序质量指数”总分18分中获得15.5分,与澳大利亚并列全球第一,受到世界银行和域外法院的高度关注。 上海市高院对标世行评价标准,在今年2月研究出台了《关于在互联网公开相关司法数据的若干规定》。

  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这一兜底条款,大面积不公开裁判文书,违反最高法院关于裁判文书全面公开的精神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此外,关于中国裁判文书网只显示前600条裁判文书这一点,检索君也要吐槽一下。“只显示前600条”不是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的问题,而是中国裁判文书网的设置问题。比如,以“不可抗力”为关键词检索,可以检索到611908篇裁判文书,但也只显示前600条。而600条以外的裁判文书是无法查看的。

  希望中国裁判文书网放开“只显示前600条”的限制,“只显示前600条”让类案检索工作以及对裁判文书进行大数据分析的工作难以进行。当然,像威科先行、北宝、元典智库等商业性的法律数据库没有“只显示前600条”的限制,要对裁判文书进行大数据分析工作,可以使用这些商业性的法律数据库实现。然而,大多数商业性的法律数据库是要收费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信息技术服务中心负责中国裁判文书网的运行维护和升级完善,为社会各界合法利用在该网站公开的裁判文书提供便利。”中国裁判文书网设定“只显示前600条”明显是为社会各界合法利用裁判文书提供不便,违反了该条的规定。希望人民法院信息技术服务中心能够解除“只显示前600条”的限制,为社会各界提供便利。

  裁判文书全面公开制度是我国近年来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司法改革的重要成就。中国包括裁判文书公开在内的司法公开豪无疑问是走在世界前列的,2020年7月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裁判文书已有9670万篇,过不了多久,就要达到一个小目标“1个亿”。检索君希望,全国各法院严格遵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全面公开裁判文书,特别是不要滥用“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这一兜底条款,任性决定不公开裁判文书。

联系方式

邮件:2877516@qq.com
传真:400-0139182
地址:400-0139182
地址:北京怀柔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